歐盟自由貿易協定: ”新殖民主義”的崛起?

反對簽署"歐盟-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CETA)的集會 (渥太華, 2011) © THE CANADIAN PRESS/Sean Kilpatrick
Print Friendly

身為目前全球最大的單一貿易市場,歐盟在全球貿易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歐盟策略性地積極推廣歐盟與其他國家之自由貿易,主要是期待能促進歐盟經濟成長與增加勞動機會。歐盟的「無疆界、無貿易關稅」的貿易模式,已成功地增進歐盟跨國企業在全球各地的業務開拓與發展機會;他們常運用為受法規保護的「公共私營夥伴關係」(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一邊搖著"政府保護"的旗幟,一邊施行其"掠奪"計畫。因此,歐洲的部分跨國企業與政府正以驚人的速度在歐洲推展公用事業和服務的私有化,並透過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進而將此類"服務模式"推廣給其貿易夥伴。

然而,在自由貿易中,往往帶來的僅是單方面的受益。雖然自由貿易被包裝為經濟發展的要素,歷史亦一再顯示,自由貿易協定不僅無法"兌現"其諾言(帶來經濟成長與更多勞動機會),更讓貿易協定中的弱勢國在地經濟崩壞,亦可能影響到在地國民眾生計。

舉例而言,大型且大量工業化的國家可以大量生產便宜的商品。在較在地化的經濟體中,為了要生產這些產品,工廠可能將雇用更多勞工,並提供重要工作機會。一旦自由貿易被允許,商品更可以大規模生產,價格也會更便宜。即使是在較小的經濟體,消費者會選擇購買他們認為"較便宜且較高品質"的商品,而非本地製品。這將導致在地工作者失去工作,並讓在地經濟萎縮。因此,當自由貿易協定正在進行雙邊或多邊協商時,公民社會與社會運動者往往會發聲,呼籲政府在協調這些促進經濟發展的協定,也應同步關心這些協定對民眾的影響。

附註一: 歐盟在世界各地簽屬自由貿易協定之爭議(摘要)

協商地區 國家 爭議性內容
拉丁美洲 中美洲六國哥倫比亞.祕魯 民眾生存的公平正義、公共財販售
亞洲 印度 藥品市場/價格失衡
阿拉伯世界 埃及 在地經濟成長萎縮、影響在地民主轉型
北美洲 加拿大 影響水的私有化及運用水力壓裂技術抽取天然氣(fracking shale gas)

歐盟vs.拉丁美洲:民眾生存的公平正義
在2012年的12月12日,歐洲議會已同意並簽署歐盟與中美洲六國[1]之經濟結盟協定(Association Agreement,簡稱AA)和歐盟與哥倫比亞、秘魯之多邊貿易協定(Multi-Party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FTA)。這兩項貿易協定將影響中美洲與哥倫比亞、秘魯等國之水權利,並影響到生活在這些國家中最貧困與弱勢之人群。

歐盟與中美洲所簽署的經濟結盟協定,是歐盟第一個區域對區域性的經濟結盟協定,建立於政治對話、合作與貿易協定等基礎上。等這些中美洲國家完成內部作業之後,雙邊貿易預計將在2013年下半年開展。歐盟與中美洲經濟結盟協定將打開歐盟與中美洲雙邊市場,預計將增加25- 30%的貿易流動。此外,歐盟與哥倫比亞和秘魯所建立之自由貿易網絡,亦將為歐盟每年減少超過5億歐元關稅。

在這場歐盟與中美洲的貿易協定中,法國有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法國政府與其在歐盟議會所佔的絕對多數席次,讓歐盟與拉丁美洲協商自由貿易協定時可以趾高氣揚的主導協商過程,卻忽略了自由貿易協定下可能造成之違反人權的情形。

舉例而言,當出現需要保護"公營"公司時,所有政黨的政治家皆會連手保護經濟利益,進而忽視可能在拉丁美洲國家發生之違反人權的事件(在2011年,35名哥倫比亞的工會成員被殺害、超過25萬人被迫遷徙;在2011年1月至2012年5月之間共發生240起綁架失蹤案)。相對的,拉丁美洲的公民社會已反對這些協定已有四年之久;他們持續向歐盟議會請願,希望不要同意歐盟與拉丁美洲的自由貿易協定之簽署。

為了復甦歐洲經濟,法國與歐盟預備推行各類"保護歐洲市場機制"的貿易協定。然而,與拉丁美洲所簽署之協定不僅不會為歐洲民眾帶來益處,也將對生活在哥倫比亞與秘魯之一般民眾、工人、農民與原住民社群帶來巨大影響。舉例而言,歐盟與哥倫比亞及秘魯所簽署之協定將深化這兩國礦業之資源榨取(extractivism)、原住民社群將繼續受到土地剝削且被迫遷徙、糧食主權與在地經濟也將受到歐洲產品的侵襲(特別是乳製品與牲畜)。這是將商業與貿易放在人權之前。

民間團體則認為,歐洲民眾並未被正確地告知這些貿易協定的協商過程與可能帶來之影響。歐盟與哥倫比亞、秘魯及中美洲所簽署之結盟協定,將讓農民的經濟情況惡化、勞動條件無保障、加速這些地區人權情況惡化,並為原住民、小農、非裔哥倫比亞人與環境帶來災難化的影響。他們質疑了歐盟與拉丁美洲貿易協定之公平與正義性;因為他們認為:歐盟與中美洲、哥倫比亞及秘魯間,確實存在著經濟與生活水準差異。這代表者:在貿易協定中的「強者」(在此例中,即為歐洲),將苛刻條件強賦與較弱勢國家,並改變他們的發展模式。這些貿易協定著重於保護企業的特權,且漠視在地居民之人權;這代表著:歐盟簽屬貿易協定時附加的人權議題[2],並未確實地在地執行。

歐盟vs.印度:發展中國家藥品市場的失衡
歐盟自2007年6月開啟歐盟與印度之間的貿易協商。印度人口高達十億人,是世界主要新興市場;而如前述,歐盟是世界上最大之單一市場;這對歐盟與印度而言,皆代表著無限商機。因此,印度成為了歐盟的重要貿易夥伴;多數的歐盟會員國對於歐盟與印度的策略性合作表示支持,而歐盟議會更是特別期待這樣的經濟合作可帶來永續發展,並提昇印度人權。然而,這個主要目的為貨物和服務貿易自由化的貿易協定協商,已為印度民眾帶來許多的恐懼與擔憂,特別是擔憂廉價的仿製藥市場將受到影響,這也會影響到發展中國家的廉價藥物可用性與取得性。

在過去數年中,印度已被視為"世界的藥局"。這是因為印度的專利藥品價格比一般形式的藥品價格貴上許多倍,但因為印度藥品界的激烈競爭,這已協助藥品價格下降了接近一百倍。但若歐盟與印度的貿易協定帶入了"智慧財產權"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相關的討論,這將把價格便宜且無專利的便宜藥品從市場中淘汰。另外,印度已出口許多廉價藥品至其他發展中國家。如果限制這些藥物的專利,這不僅禁止了廉價藥品的販售,更讓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藥品價格飛漲。生活在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弱勢的民眾,再也無法以他們可以負擔的金額去購買藥品;藥物的短缺,也可能導致某些預防性疾病或是傳染性疾病的快速傳播,而且無法接受有效地管制。

在涉及歐盟-印度自由貿易談判之權利時,歐盟一直強調"互惠"的原則,避免承諾所涉及的雙方基準不對稱。然而,"互惠"的邏輯受到了廣泛的批評,因為兩國的經濟發展並不均等,所以此貿易協定所涉及的雙方之間亦已存在些不平衡。即使是雙方»互惠»,從市場大小與經濟發展度來觀察,歐盟-印度貿易協定的最大受惠者,仍是歐盟。

2013年初,部分印度民眾參與集會遊行,公開反對印度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3]。除了拒絕歐盟-印度自由貿易協定中關於智慧財產的討論之外,他們期盼印度政府可以在與歐盟正式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之前,先充分地公開資訊、告知民眾相關進展,亦希望政府停止興建貿易協定中所提到的大型水壩計畫。值得一提的是:地球另一端的巴西,也持續地反對於該國興建大型水壩的計畫[4]。除了擔心生態威脅之外,更是質疑為何這些"大型且無用的計畫"一定要與自由貿易協定綁在一起討論呢?這些計畫又究竟可以為在地民眾帶來哪些實質益處?

歐盟vs.埃及: 那隻造成經濟萎縮與影響民主轉型之看不見的手
在地中海地區,歐盟也和埃及、約旦、摩洛哥和突尼西亞開始自由貿易協定。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中擁有最多都會消費者的重要經濟體之一。自由貿易協定簽署之後,大型歐洲公司將可直接進入市場,並獲取暴利。因此,阿拉伯世界的公民社會團體的大力反對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擔憂這些協定將涉及甚至干預到該地區的民主轉型,並認為這些經濟”約定”僅會為當地經濟帶來更多打擊與不公平對待[5]

歐盟與埃及的自由貿易自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WTO)和前總統穆巴拉克簽署”歐洲-地中海經濟結盟協定”(Euro-Mediterranean Association Agreements)即開始開展,因此新的自由貿易協定協商內容也環繞著這架構開展。沿襲歐盟經濟市場的精神,歐洲-地中海經濟結盟協定內容涵蓋了開放貨品交易、農業自由化、農漁加工業自由化、服務自由化、放寬工業產品規範等內容,以及未來若遭遇到國際貿易紛爭時的解決系統。這似乎暗示著歐盟知道其提出的貿易協定內容可能會對歐盟較有利,因此,歐盟亦希望在協商過程中,就先為可能會發生的紛爭建立”處理機制”。

除了與歐盟合作之外,埃及也和許多發展中國家一樣,努力地嘗試和美國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藉此"證明"其經濟與政治地位。除了埃及之外,歐盟也在2012年開始積極與摩洛哥、突尼西亞、約旦等國開啟全面性自由貿易協定(Deep and Comprehensive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DCFTA)之協商。因此,埃及的”自由貿易”經驗,也許可做為其他地中海區域國家的”借鏡”- 即使這些經驗並未替埃及帶來太多利處,而多數地中海地區國家仍受限於現實的壓力(經濟與國際政治地位皆較薄弱),不得不和歐盟洽談自由貿易合作。

然而,也有一些國家認為,自由貿易政策是"殖民主義"的另一種形式,變成其經濟發展的阻礙。多數反對自由貿易的論述認為自由貿易無法增加工作機會。在2007年報告中,歐盟即發現歐盟的自由貿易協定為阿拉伯地區帶來負面影響;在實施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合作之後,埃及與其他地中海地區國家的失業率即逐步增高(特別是對工業與農業打擊最嚴重)、鄉村婦女生活水準下降、弱勢家庭的經濟狀況更困難(因為無法負擔符合新的"市場價格"的食物)。

由於埃及面臨貨幣危機、財政赤字、旅遊業收入的大幅縮水和糧食價格的持續上漲,這代表者:全球市場機制讓埃及最困苦的人更陷入貧窮中。這讓因為政權轉移而失去投資與觀光業的埃及經濟更受重創,而新的自由貿易協商資訊亦未對民眾公開,導致在地民眾並不清楚歐盟與埃及的自由貿易將為他們的生活帶來甚麼影響。

埃及的社會運動者擔憂歐盟投資者想利用埃及面臨的經濟危機,趁機掠奪埃及的資源。他們認為:歐盟投資者了解未來的主要經濟成長將來自於發展中國家;若歐盟投資者希望維持他們的優勢,這些投資者需要取得主要原物料-而目前世上多數的原物料僅存於發展中國家。這也是歐盟投資者對發展中國家採取更侵略性的策略之主要原因。

歐盟vs. 加拿大: 商機無限的水市場
自2009年五月起歐盟與加拿大開始洽談»歐盟-加拿大反對簽署"歐盟-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CETA)的集會 (渥太華, 2011) © THE CANADIAN PRESS/Sean Kilpatrick全面性經濟與貿易協定»(EU- Canada Comprehensive Economic and Trade Agreement,簡稱CETA),即將在2013年完成相關協商。這是加拿大第一次將水服務端上貿易談判桌面,成為談判的籌碼。眾所皆知的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國水企業正來自於歐洲,而這些企業所謂之「擴張」,指的則是將公用事業私有化。CETA的簽訂,將直接提供這些私營企業拓展事業「新版圖」的工具[6]。若CETA的談判範疇通過,加拿大的水產業將會全面性開放;對於歐盟的跨國水公司而言,這代表的是他們即將可開始掠奪一個商機無限的市場。

CETA的服務將給予這些歐裔的私營公司參與政府採購或服務招標的權利;任何有利於當地經濟的發展、支持在地糧食生產,促進在地或加拿大的商品和服務的規則或服務,將被視為不公平的貿易壁壘挑戰的貿易做法。此外,若這些公司認為加拿大政府「試圖」「干擾」這些公司的「獲利權利」,這些歐裔公司亦可起訴加拿大政府,要求高額的賠償金。

值得注意的是,當CETA被簽訂之後,歐盟所可掌握的資源並非僅限於加拿大境內。CETA的簽署,很可能將直接開啟歐盟與加拿大的貿易夥伴之「互通往來」。舉例而言,加拿大是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成員之一。依據NAFTA的規定,貨物可以在北美自由貿易區內的國家互相流通並減免關稅;NAFTA也被包含於美國的國家行政協定中,也代表著違反相關規定將會帶來巨額的賠償金之議題。

目前歐盟會員國正在考慮運用水力壓裂的方式開發頁岩氣(shale gas fracking),然而CETA的協商卻挑戰了歐盟政府對水力開採頁岩氣模式之禁止與規範[7]。CETA中關於貿易與監管合作之"技術壁壘"的內容,將會讓加拿大政府可以對如何挑戰歐盟政府對公共財的保護帶來諸多影響。CETA將允許加拿大投資者透過普通法院系統之外的方式去解決其與歐盟或成員國之爭端。此類紛爭解決模式常被全球各地的礦業或能源公司運用;這將允許在加拿大設有辦公室的礦業或能源採擷公司可以挑戰歐盟對於水力壓裂(fracking)的禁令與開採模式標準(先前已有美國的能源公司透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去挑戰加拿大魁北克省對水力壓裂的限令)。

歐盟的新殖民主義?
追求經濟發展是世界多國的主要目標,也是歐盟的主要的發展方向。畢竟,歐盟的誕生,源自於歐洲各國追求經濟成長(1958年歐盟經濟體);而歐盟的核心精神,亦環繞著經濟打轉(貨品、人才、服務的自由流動)。藉由歐盟與他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之簽訂,歐洲的跨國大公司躲在歐盟政府的背後,持續前往海外其他國家推廣所謂"歐洲式的自由經濟發展"。然而,這樣的經濟發展模式建立於»開發 »開發中國家的資源- 這和十八、十九世紀開始盛行的殖民主義,有何差別 ?

從金融大海嘯與歐元危機可發現,新自由經濟主義的論述並無法真正促進國家進步發展;它僅鼓勵了資本家在世界各地大張旗鼓地追逐降低成本、掠奪在地資源,然而,民眾卻不敵資本主義與國家集團的"壓迫",被犧牲了生活福祉,甚至因此失去家園。「自由貿易協定」為投資者帶來追尋財富的"自由",卻讓在地民眾可能因此失去原有生活的"自由"與尊嚴。歐盟在推廣自由貿易時所包裝的"人權價值",也逐步在協定協商過程與簽署之後被龐大的經濟利益淹沒。這樣看來,歐盟追求"發展"的邏輯,似乎有些荒謬。

 


[1]中美洲六國包括: 哥斯大黎加、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與巴拿馬。

[2] 通常歐盟在與其他國家簽署貿易協定時,除了協定的經濟面之外,歐盟亦多會要求合作國須遵循歐盟人權憲章,並在某些案例中,歐盟會進一步要求合作國需要提升該國之人權,才能進一步洽談商業合作。

2 Comment

  1. 歐盟as巨大單一市場的「新殖民主義式自由貿易」例證:中美洲農牧製品市場、印度藥品市場、埃及、加拿大。

  2. 精彩的分析報告,對歐盟困局、歐盟突圍,以及歐盟對不同強度國家、區域關於自由貿易協定的互相問題,有很詳細的案例介紹,也很值得台灣現在在兩岸,以及未來FTA的種種討論,提供重要的位置與觀點。
    能否跟其他國家浩然夥伴,互相提出當地的政府、民間的看法與作法?又,歐盟內部國家各得到什麼好處或壞處?是以國家還是以企業來作分析界線會比較精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