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志願者的世界觀察筆記

  • 17 Jul 15

    浩然資助計畫(Hao Ran Global Partnership Grant)台灣徵件公告 2015年4月21日公告   一、計畫說明 2007年,浩然基金會啟動「另立全球化-國際志願者專案」,為華人青年提供到世界各地進步組織,工作、學習及締結合作關係的機會。為延伸專案成果,構結更靈活、織密的社會運動網絡,乃有第二階段的「浩然資助計畫」(Hao Ran Global Partnership Gr […]閱讀更多

1

迷失方向的NGO?— 對中國民間公益的觀察與反思

11月11日這一天有三件事情發生。第一,黨中央正在召開十八大三中全會,制定未來十年的政經改革綱領;第二件事情,光棍節,這一天老百姓在預期心理與廣告競爭刺激中,締造網路消費的新高點;第三件事情,五家草根NGO聯名發起的中國基金會(非公募基金會為主)評價榜,發佈評價結果。
這是草根公益組織的第一次集體發聲,也被戲稱為NGO屌絲對基金會高富帥的漂亮逆襲。主辦方將本次活動慎重定調在增進NGO與基金會的互信,而不是相互猜忌。
在某個角度來看,主辦方似乎藉由這一次評價活動做倡導,向資助方反映草根NGO的感受,倡導基金會趨向服務型基金會,而不是審判型基金會,促成對等融洽的合作關係。

5

有你在身旁— 關於打工子女成長與陪伴的故事

對大部分打工家庭來說,電視是重要娛樂,在《爸爸去哪兒》呈現城市中產階級的生活與親子相處模式卻是遙不可及的世界,這樣的理想國境桃花源卻深深地吸引廣大觀眾群的目光,仿佛自己就是那個父親或是那個小孩。

在真實生活的對照上,打工家庭的孩子與父母親共同旅行的經驗屈指可數,有些孩子每天都得獨自一人在家,心驚膽跳地確定爸爸媽媽下班回到家才能安心入睡。甚至有的孩子連每天早出晚歸父母親的臉孔都已經快要忘記。

這種巨大的社會鴻溝讓我有時覺得沈重而難以接受。

圖3:compassion 項目點的落日餘暉~

印度土地制度、种姓和宗教演变的切身体会

印度土地制度、种姓和宗教的演变,每一个都是很深奥的话题,每一个主题都可以写上厚厚的几大本书,事实上也有很多很多书籍介绍这些话题。如果以我个人的感受来写写这些变化或者我的理解的话,倒是可以简要一些。

印度的种姓制度等级森严,而且种姓都是世袭的,每人都会一张种姓卡显示了种姓的级别,因此低种姓人群的子孙便永无出头之日了。在这种情况下基督教常被作为底层低种姓人群用以摆脱种姓压制的手段,很多低种姓的人便改信了基督教。这个发展过程也从我的邻居口中得到了证实。

三月浩然報告

【2012.3】失去國際鎂光燈焦點後的開羅

如同往常般,回程的路上我在公車上複習阿拉伯文,赫然發現車子塞了兩個小時,竟還不到路程的一半,收拾書包拎著電腦決定步行回家,不久迎面而來一群又一群的黑衣人士,警車一台皆一台呼嘯而過,我不敢相信這條通往市中心主要幹道被封了。經過捷運站時,人潮則從捷運入口一路排到天橋階梯,不少人乾脆破牆而入。這個國家到底怎麼了?我心裡丟了大哉問。

I want to be a farmer, is it easy?!─The story of two young farmers

I want to be a farmer, is it easy?!─The story of two young farmers

From the above, we will found that, now new generation farmers, maybe the way they will be is they are part-time farmers; in the part of skill, it’s a basic equipment of a farmer, you need to fill a vacancy by yourself, whatever you can get it from any kinds of tract to add your own knowledge about agriculture ,marketing, and the best is you need a support network which can support you when you have a question or any problem; and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is choosing a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road. After all, new generation farmers has information advantage than before, they are very clear about that the old farming use chemicals are bad to the rice field, and the advantage for environment of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Ramadan au Maroc

Ramadan Rapport de travail – août « Le mois de Ramadan au cours duquel le Coran a été prodigué comme guide pour les gens, et preuves claires de la bonne direction et du discernement. Donc quicon […]

季末報帳與專案發表

圖/文:涂育閔 (傍晚下班後,經過里辦公室不遠的倫敦大橋旁邊的軍艦) 由於瀕臨下半年度的最後幾個工作天數,本月的工作項目主要在於幫忙中小企業綠化專案的季末報帳以及參與一個大學研討會。 之前也曾經提到過,在中小企業綠化這個專案的執行上,定期會在三個月時,提供歐盟這一季支出的報帳明目。就細節上來說,歐盟對於這方面的審核越來越嚴格,所以程序上也越來越鉅細靡遺。總之,我們要涵蓋的部分大概有各個在該專案工作 […]

My Final Report&給另類全球化國際志願者計畫參與者的一封信

在這7400字的報告中,觀察、建議都囊括在內,除了訴苦的部分。因為,我知道那部分並不會引起太多的共鳴。但我更在意的是,到底要怎麼樣讓這份結案報告讓更多人看到。當然,我必須說:「謝謝這個計畫,讓我完成我的夢想之外,還存到了一筆錢。除此之外,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因為我的告白,可以在服務的那一年更快樂。

所以,這是一封寫給現在與未來將和這個計畫有關的人們。

「菲律賓將台嫌遣中」事件之觀察與想法

文:方智勇 本來這個月的報告是要延續上個月的中菲投資,但鑑於菲國政府將台籍嫌犯遣送中國的事件此刻正吵的沸沸揚揚,在此提出一些觀察和想法。 日前台灣政府宣佈將嚴格審查菲律賓勞工來台的簽證申請案,將審查期由原本的數日延長到四個月,以此作為對菲國政府施壓的「殺手鐗」。然而,對照去年香港人質事件後香港政府的處理方法,這個「殺手鐗」是否真能補救台灣在這次外交事件上的挫敗? 在人質事件中,對於菲國警方顢頇無能 […]

Learn organizing from now on in APMM

Lola Chih-Hsien Huang 2011/1/21 To know more about APMM and meet all staff I arrived Hong Kong on Jan. 10. On Jan. 11, I met all staff in APMM’s office and they introduced themselves to me. I have met […]

三月的MAB動員之旅

圖文: 林明賢 三月六日到八日,先是參加Minas Gerais(MG)州的MST在Belo Horizonte(BH)的婦女節活動,幫忙照顧小孩子,先前在Belo Horizonte認識的許多朋友都在議會廣場的三天活動中再次碰面,活動完全以婦女為主體,男性只是幫忙照料小孩與負責料理三餐的後勤工作。活動結束後,我就開始了期待一段時日的MAB (Movimento dos Atingidos por […]

四月暑~休~

文/圖:楊淑華 這個月,辦公室彷彿進入了暑眠時期,看來不是只有天氣冷需要不動好好休息,太熱也是需要休養生息的。從新年過後幾乎近三個月沒有間斷的每週訓練課程在這一個月整個空白,等到五月份再進行最後的三週。學校從三月初開始放暑假,直到五月,所以這段時間辦公室內也可以隨時看到小孩玩樂的身影。 四月中則是泰國的新年潑水節,從13號到15號在日曆上可以看到三天的紅字假期。不過KKF放假一向非常人性化及彈性化 […]

這個政府怎麼了…

文圖: 鄭秀玲 Sister Suma是HRLN 的一位律師, 為住在Ghaizabad(加濟阿巴德) 的人提供法律援助; 除了律師的身份外, Sister Suma 連同其他修女在Ghaizabad 的天主教團體( Jeevan Dhara) 為窮人提供不同人道服務。十二月底的時候在Sister Suma和Sanjai (我的主管- 在HRLN負責公共健康的工作) 的帶領下, 我們一行人到Sad […]

China in the Philippines (2)— Chinoy (Chinese Filipinos) 華裔菲律賓人

文:方智勇 圖︰方智勇 & Wikipedia & Time Magazine Chinoy*(華裔菲律賓人) 菲律賓人口中據估計有五分之一具有華人血統。早在西班牙殖民時期(1565-1898),就有許多華人從中國福建和廣東兩省渡海到菲律賓謀生。二十世紀之前渡海來台的華人以男性佔絕大多數。西班牙殖民政府鼓勵這些華人男性受洗成為天主教徒,並改用西班牙語化的姓名,例如Chuacuco, […]

Bamboozle India!

文:鄭秀玲圖:鄭秀玲 終於來到了印度, 讓我說說我的生活、工作和感受吧。由八月到十月這兩個月內, 我進出了印度領事館一共13次, 其間被人無理拒絕了無數次, 試過卑躬屈膝、據理力爭, 甚至苦苦哀求…終於很幸運地拿到了一年的義工簽證。這兩個月的無奈、憤怒、抑鬱真是非旁人所能理解。我衷心希望還在憤鬥的你們不要放棄, 我會在德里等待你們。 在11月9日隻身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 來了這裡轉眼已有三個星期了 […]

勞動和距離

文/圖:鄭小塔 勞動。 兩個星期前,我們在MST工作人員Luis的邀請下,再次回到了Pipiripau。去之前Luis只說是邀我們體力勞動,要幫忙整理他們未來的房子。對於能體力勞動是期待的,因為不論蓋房子或是務農,都會是新的經驗。 到了Pipiriau之後,因為前一天已經有許多人來幫忙。他們已經把屋子旁蓄水池建造的差不多了。而我們需要做的是照顧Luis之前在房子周圍種下的果樹苗。Luis給了我們一 […]

Farmers are picking up duckweed Azolla

Yes or no to GMO

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 is an organism whose genetic material has been altered using genetic engineering techniques. This is the definition on Wikipedia.

As a technique, it’s hard to say it’s good or bad, but this technique has fierce persistent debate in the whole world since it shows up, for we are confused with GM technique and GM crops or GM food. I think most opponents reject GM crops or GM food, but some people mix these two concepts on purpose which is easier for them to develop GM crops in the name of developing GM technique. But when this technique is used on crops or other plants and animals, it has uncertain risk on ecology and people’s health. As big experiment fields, Indian people and China people will burden this risk…

6

The Search For the Rice Mother-a romantic, chaotic trip where the destination is still unknown

The time when Mr Leo Maselli, a mysterious friend of my supervisor Khun Benjamas and his business popped up in my life could be virtually traced back to last November—when I just started my work with LDI. This gentleman is a film producer (for a long time I mistook him as a director) based in the US, who then, after two-year preparation, was about to ambitiously launch a project of film production featuring its background in several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along the Mekong River. Just when I had not clarified the genre of his film, I was thrilled with this cooperation.

It was until this June that I had a chance to contribute my so-called specialty in literature to the playwriting of his script. Before that LDI(mostly it means—me, doing it) had to establish a valid relationship with such an independent film maker as him as a base of collaboration and fund raising….

009

滇詩

圖、文/呂和靜(中國滋根雲南項目小組) 謹以此篇文章獻給麗江大山的朋友們。關於那些人,那些事。

另類的發展道路

  另類的發展道路 〈發展的歷史〉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對歐洲和日本的破壞比較大,美國主要透過金融、設備和技術上的支持,把歐洲的經濟扶持起來,這是馬歇爾計畫[1],也就是扶持歐洲的戰後重建,此計畫五六十年代的重建取得了不錯的效果。美國和歐洲等西方國家還把這些模式複製到其他地區[2],比方說非洲和拉丁美洲,這種方式被稱為涓滴理論[3],此理論把發展比喻成水龍頭往下滴水,比較有錢人的財富像水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記一個堅定而踏實的運動者:Dr. Vinod Raina

正如同《印度時報》(The Times of India)所說,與其將Vinod定義為一個「運動者」,我們倒不如說Vinod本身就是一場運動。他用行動證明,公民社會運動對進步理念之追求不必然只能停留在體制外的抗爭,更可能與政府建立對等互信的合作夥伴關係,進入體制內影響政府決策,進而從制度層次帶動更全面的社會變革。

1

迷失方向的NGO?— 對中國民間公益的觀察與反思

11月11日這一天有三件事情發生。第一,黨中央正在召開十八大三中全會,制定未來十年的政經改革綱領;第二件事情,光棍節,這一天老百姓在預期心理與廣告競爭刺激中,締造網路消費的新高點;第三件事情,五家草根NGO聯名發起的中國基金會(非公募基金會為主)評價榜,發佈評價結果。
這是草根公益組織的第一次集體發聲,也被戲稱為NGO屌絲對基金會高富帥的漂亮逆襲。主辦方將本次活動慎重定調在增進NGO與基金會的互信,而不是相互猜忌。
在某個角度來看,主辦方似乎藉由這一次評價活動做倡導,向資助方反映草根NGO的感受,倡導基金會趨向服務型基金會,而不是審判型基金會,促成對等融洽的合作關係。

5

有你在身旁— 關於打工子女成長與陪伴的故事

對大部分打工家庭來說,電視是重要娛樂,在《爸爸去哪兒》呈現城市中產階級的生活與親子相處模式卻是遙不可及的世界,這樣的理想國境桃花源卻深深地吸引廣大觀眾群的目光,仿佛自己就是那個父親或是那個小孩。

在真實生活的對照上,打工家庭的孩子與父母親共同旅行的經驗屈指可數,有些孩子每天都得獨自一人在家,心驚膽跳地確定爸爸媽媽下班回到家才能安心入睡。甚至有的孩子連每天早出晚歸父母親的臉孔都已經快要忘記。

這種巨大的社會鴻溝讓我有時覺得沈重而難以接受。

圖3:compassion 項目點的落日餘暉~

印度土地制度、种姓和宗教演变的切身体会

印度土地制度、种姓和宗教的演变,每一个都是很深奥的话题,每一个主题都可以写上厚厚的几大本书,事实上也有很多很多书籍介绍这些话题。如果以我个人的感受来写写这些变化或者我的理解的话,倒是可以简要一些。

印度的种姓制度等级森严,而且种姓都是世袭的,每人都会一张种姓卡显示了种姓的级别,因此低种姓人群的子孙便永无出头之日了。在这种情况下基督教常被作为底层低种姓人群用以摆脱种姓压制的手段,很多低种姓的人便改信了基督教。这个发展过程也从我的邻居口中得到了证实。

三月浩然報告

【2012.3】失去國際鎂光燈焦點後的開羅

如同往常般,回程的路上我在公車上複習阿拉伯文,赫然發現車子塞了兩個小時,竟還不到路程的一半,收拾書包拎著電腦決定步行回家,不久迎面而來一群又一群的黑衣人士,警車一台皆一台呼嘯而過,我不敢相信這條通往市中心主要幹道被封了。經過捷運站時,人潮則從捷運入口一路排到天橋階梯,不少人乾脆破牆而入。這個國家到底怎麼了?我心裡丟了大哉問。

I want to be a farmer, is it easy?!─The story of two young farmers

I want to be a farmer, is it easy?!─The story of two young farmers

From the above, we will found that, now new generation farmers, maybe the way they will be is they are part-time farmers; in the part of skill, it’s a basic equipment of a farmer, you need to fill a vacancy by yourself, whatever you can get it from any kinds of tract to add your own knowledge about agriculture ,marketing, and the best is you need a support network which can support you when you have a question or any problem; and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is choosing a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road. After all, new generation farmers has information advantage than before, they are very clear about that the old farming use chemicals are bad to the rice field, and the advantage for environment of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Ramadan au Maroc

Ramadan Rapport de travail – août « Le mois de Ramadan au cours duquel le Coran a été prodigué comme guide pour les gens, et preuves claires de la bonne direction et du discernement. Donc quicon […]

季末報帳與專案發表

圖/文:涂育閔 (傍晚下班後,經過里辦公室不遠的倫敦大橋旁邊的軍艦) 由於瀕臨下半年度的最後幾個工作天數,本月的工作項目主要在於幫忙中小企業綠化專案的季末報帳以及參與一個大學研討會。 之前也曾經提到過,在中小企業綠化這個專案的執行上,定期會在三個月時,提供歐盟這一季支出的報帳明目。就細節上來說,歐盟對於這方面的審核越來越嚴格,所以程序上也越來越鉅細靡遺。總之,我們要涵蓋的部分大概有各個在該專案工作 […]

My Final Report&給另類全球化國際志願者計畫參與者的一封信

在這7400字的報告中,觀察、建議都囊括在內,除了訴苦的部分。因為,我知道那部分並不會引起太多的共鳴。但我更在意的是,到底要怎麼樣讓這份結案報告讓更多人看到。當然,我必須說:「謝謝這個計畫,讓我完成我的夢想之外,還存到了一筆錢。除此之外,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因為我的告白,可以在服務的那一年更快樂。

所以,這是一封寫給現在與未來將和這個計畫有關的人們。

「菲律賓將台嫌遣中」事件之觀察與想法

文:方智勇 本來這個月的報告是要延續上個月的中菲投資,但鑑於菲國政府將台籍嫌犯遣送中國的事件此刻正吵的沸沸揚揚,在此提出一些觀察和想法。 日前台灣政府宣佈將嚴格審查菲律賓勞工來台的簽證申請案,將審查期由原本的數日延長到四個月,以此作為對菲國政府施壓的「殺手鐗」。然而,對照去年香港人質事件後香港政府的處理方法,這個「殺手鐗」是否真能補救台灣在這次外交事件上的挫敗? 在人質事件中,對於菲國警方顢頇無能 […]

Learn organizing from now on in APMM

Lola Chih-Hsien Huang 2011/1/21 To know more about APMM and meet all staff I arrived Hong Kong on Jan. 10. On Jan. 11, I met all staff in APMM’s office and they introduced themselves to me. I have met […]

三月的MAB動員之旅

圖文: 林明賢 三月六日到八日,先是參加Minas Gerais(MG)州的MST在Belo Horizonte(BH)的婦女節活動,幫忙照顧小孩子,先前在Belo Horizonte認識的許多朋友都在議會廣場的三天活動中再次碰面,活動完全以婦女為主體,男性只是幫忙照料小孩與負責料理三餐的後勤工作。活動結束後,我就開始了期待一段時日的MAB (Movimento dos Atingidos por […]

四月暑~休~

文/圖:楊淑華 這個月,辦公室彷彿進入了暑眠時期,看來不是只有天氣冷需要不動好好休息,太熱也是需要休養生息的。從新年過後幾乎近三個月沒有間斷的每週訓練課程在這一個月整個空白,等到五月份再進行最後的三週。學校從三月初開始放暑假,直到五月,所以這段時間辦公室內也可以隨時看到小孩玩樂的身影。 四月中則是泰國的新年潑水節,從13號到15號在日曆上可以看到三天的紅字假期。不過KKF放假一向非常人性化及彈性化 […]

這個政府怎麼了…

文圖: 鄭秀玲 Sister Suma是HRLN 的一位律師, 為住在Ghaizabad(加濟阿巴德) 的人提供法律援助; 除了律師的身份外, Sister Suma 連同其他修女在Ghaizabad 的天主教團體( Jeevan Dhara) 為窮人提供不同人道服務。十二月底的時候在Sister Suma和Sanjai (我的主管- 在HRLN負責公共健康的工作) 的帶領下, 我們一行人到Sad […]

China in the Philippines (2)— Chinoy (Chinese Filipinos) 華裔菲律賓人

文:方智勇 圖︰方智勇 & Wikipedia & Time Magazine Chinoy*(華裔菲律賓人) 菲律賓人口中據估計有五分之一具有華人血統。早在西班牙殖民時期(1565-1898),就有許多華人從中國福建和廣東兩省渡海到菲律賓謀生。二十世紀之前渡海來台的華人以男性佔絕大多數。西班牙殖民政府鼓勵這些華人男性受洗成為天主教徒,並改用西班牙語化的姓名,例如Chuacuco, […]

Bamboozle India!

文:鄭秀玲圖:鄭秀玲 終於來到了印度, 讓我說說我的生活、工作和感受吧。由八月到十月這兩個月內, 我進出了印度領事館一共13次, 其間被人無理拒絕了無數次, 試過卑躬屈膝、據理力爭, 甚至苦苦哀求…終於很幸運地拿到了一年的義工簽證。這兩個月的無奈、憤怒、抑鬱真是非旁人所能理解。我衷心希望還在憤鬥的你們不要放棄, 我會在德里等待你們。 在11月9日隻身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 來了這裡轉眼已有三個星期了 […]

勞動和距離

文/圖:鄭小塔 勞動。 兩個星期前,我們在MST工作人員Luis的邀請下,再次回到了Pipiripau。去之前Luis只說是邀我們體力勞動,要幫忙整理他們未來的房子。對於能體力勞動是期待的,因為不論蓋房子或是務農,都會是新的經驗。 到了Pipiriau之後,因為前一天已經有許多人來幫忙。他們已經把屋子旁蓄水池建造的差不多了。而我們需要做的是照顧Luis之前在房子周圍種下的果樹苗。Luis給了我們一 […]

IMG_6582

永續發展報告有什麼用?目的和手段的辯證

2012浩然另立全球化計畫國際志願者_謝孟哲 GRI Focal Point China在十月的最後一天,舉辦了一年一度的GRI報告者﹝GRI Reporters Meeting﹞會議,邀請中國採用GRI指南制定企業永續發展報告的企業齊聚一堂,討論報告制定上的問題與挑戰,以及GRI最新一代永續發展報告指南G4的特色和方法學,以及和前一版本G3.1間的差異。除了這些既定內容外,這次的報告者會議也多了 […]

「婦女與社會」項目觀察與反思

也許作為一個外國志願者,尤其是在語言文化差異極大的地區,儘管我身在組織,但可能還是不免一管窺豹,而無法見其全貌。而我的經驗可能又更多地來自與之前服務的組織,較為偏重分析工具的運用、量化指標的衡量和較為「專業化」的分工。這也是我的一些侷限性。我想儘可能將所見所感記錄在此,與經驗做些對比,希望對自己在組織的定位和工作有所幫助和啟發。

More than a cup of coffee

by 鍾曉芬 執筆之時首爾已經進入深秋時份,這一年韓國的天氣很異常,剛過去的夏天非常熱; 然後雪嶽山在十月中旬開始看紅葉的時季就已經下了第一場雪; 還未到11月中旬首爾的氣溫已經在零下一度! 搞什麼? 剛從暖暖的釜山回來就立刻要翻箱把我的厚衣拿出來,真的很冷耶! 不過我倒是很喜歡冬天,喜歡那種在寒冬下有一杯熱熱的咖啡捧在手上的溫暖。 More than a cup of coffee PSPD位處 […]